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集团要闻
集团要闻

《经济参考报》专访晏志勇:“穿新鞋、走新路”

信息来源:集团新闻中心    作者:zgb    发布时间:2018-05-23    浏览次数:505
 【编者按】“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得到国际社会广泛响应,已激发出巨大的合作潜力。中央企业也积极行动,共建共享共赢。日前,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董事长、党委书记晏志勇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电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绝不能“穿旧鞋、走新路”,不能只是为了获得项目建设或投资,而必须以能更好履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使命为目标,以新的理念、新的方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晏志勇所说的新的理念、新的方式,即结合中国电建所拥有的独特优势,实施“高端切入、规划先行,技术先进、质量优良,风险可控、效益保障,开放合作、互利共赢”。

    高端切入、规划先行可持续发展

“一带一路遍地是黄金,但不是你想捡就能捡。”专访中,晏志勇多次向记者强调“规划先行”的重要性。他坦言,千万不能把“一带一路”建设变成中资企业价格比拼的市场,现在就有这个趋势。“一带一路”建设一定要加强规划的研究、引领以及之后的协调。

据悉,中国电建发挥先进理念和先进技术的优势,主动甚至免费为有关国家提供咨询服务,为其研究编制国家或区域的有关发展规划。在和巴基斯坦政府商讨的过程中,晏志勇就提出一个意见。巴基斯坦长期处于缺电状态,制约了国家经济发展,而巴基斯坦又是一个缺煤缺气的国家,煤气资源和发电设备都需要大量进口,这就会导致能源安全和价格问题。

“巴基斯坦的水资源、太阳能以及风力资源十分丰富,巴方政府应该长远研究2030电力发展规划。把自己的资源优势变成自己国家的能源保障和经济保障。”晏志勇指出,“中国电建的规划团队代表着中国水平,我们愿意组建团队来协助。”

巴基斯坦当局于是派出专业团队与中国电建连夜商谈,并最终签订协议,由中国电建帮助巴基斯坦制定电力规划。“我们来不是就干一个项目,赚点快钱,中国电建来是带着一种强烈的责任心,是想解决这个国家、这个区域某个领域或整体规划的问题。”晏志勇特别强调。

“通过研究编制规划,一是能为当地提供能够更好统筹当前应急和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依据,同时又使其体验到更加负责任的中国企业提供的具有战略价值的服务;二是我们可以系统了解这个国家这个行业发展需求、发展条件,进而在推进具体项目时更具有针对性、目标性和有效性;三是我们可以根据这个国家的需要和能力,研究提出更具有适应性并有更好的经济、社会、环境统筹协调效益的项目设计方案和建设运营方案。”晏志勇坦言。

技术先进、质量优良打造新标杆

位于中巴经济走廊的卡西姆港燃煤电站就是“一带一路”中的标杆项目,也是首个中外合作(中国电建与卡塔尔Al-Mirqab公司)投资的大型能源类项目,总投资约20.85亿美元。就是这么一个明星项目,当初在商谈时就发生过是更重质量,还是更重效率的“小插曲”。

电力短缺一直成为巴基斯坦经济发展的瓶颈,即便是首都伊斯兰堡这样的大城市,每天也不得不拉闸限电。因此,卡西姆电站受到中巴两国政府高度重视。谈判中,巴方政府高官提出,巴基斯坦如此缺电,2018年又要进行大选,能否提前半年完工并网发电。晏志勇当时犹豫了20秒,掷地有声地说道:“从政治家的角度,我非常理解这一请求。但站在工程师的角度,中国中央企业、世界500强企业董事长的角度,我必须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个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样的回答大出对方所料,在场的巴基斯坦官员瞬间都站了起来,而中方员工也是惊出一身冷汗。现场气氛十分凝重,此时,晏志勇开口了:“如果省去一些检测、试运行的阶段,可以提前半年完工。到时候电发了,但是三五天后连续出事,那个时候我们怎么向巴基斯坦人民交代?出于对巴基斯坦政府负责,对巴基斯坦人民负责,对于中巴铁哥们儿的友谊负责。作为工程师,我的职业操守不允许我做这样的决定。”

最后,这位官员接受了晏志勇的建议,而中国电建也保证卡西姆电站在20171231日前实现运营。会后,晏志勇对随行人员说,“我们绝对不能不讲科学,绝对不能没有质量保证而去制造,去建设豆腐渣工程。不要怕吵架,吵架没准才吵出真实,才吵出了相互的信任。本着科学的态度,必须要挺直腰杆,这才是中国企业的真正价值所在。”

据悉,关于项目的质量、安全、环保的标准,中国电建有自己的规定,即如果项目所在国家有标准且高于中国标准,执行该国标准;如果该国没有标准或其标准低于中国标准,在征得该国政府同意后执行中国标准,在执行中国标准时还必须注意要适应该国的民族宗教文化。

风险可控、效益保障全链条出海

“风险可控、效益保障”是企业投资建设项目坚持的一般性原则。但是,基于对于参与“一带一路”应该肩负的使命的深刻认同,中国电建提出并奉行了新理念和新方式,即不仅仅研究企业自身的风险和效益,还要注重研究项目所在国的风险和效益;不仅仅研究经济的风险和效益,还要注重研究社会、环境的风险和效益。

“例如,我们获得一沿线国家的一条河梯级水电站投资建设,通常我们按照该国政府已确定的规划实施即可,但是,我们首先是主动发挥先进理念和先进技术的优势,以既能很好满足该国电力发展需求又能尽量减免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尽量减少占用土地特别是耕地、尽量减少原居民的搬迁,同时利于水电站能很好发挥效益为目标,对规划进行了调整,得到了该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扬。”晏志勇解释。

2016310日,由中国电建海外事业部、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公司和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国际公司重组而来的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建国际”)在北京成立,从而拉开了中国电建国际业务集团化建设的序幕,让中国电建以“大国际”的崭新姿态站到了世界舞台之上。

目前,中国电建海外业务占公司总业务的三分之一,形成了以水利、电力建设为核心,涉及公路和轨道交通、市政、房建、水处理等领域综合发展的“大土木、大建筑”多元化市场结构,形成了以亚洲、非洲国家为主,辐射美洲、大洋洲和东欧等高端市场的多元化格局,搭建起了遍布全球的市场营销网络。

“中国电建在全球的大型企业之中,‘懂水熟电、擅规划设计、长施工建造、能投资运营’,这是我们特有的优势和能力。近二十多年,我们在发展与我们优势相当的投资业务,现在我们投资都在电上,后期我们会更加多地投资在新能源发电方面。中国电建拥有的发电装机已经超过1200万千瓦,这在欧洲算是一个大型的发电企业。还有我们自己也运营高速公路、地产,这样也使得我们的经济能力比一般的施工企业更强,能够更好地适应于现代市场的需要。”晏志勇坦言。

长期的海外投资运营,让中国电建积累了丰厚的经验教训。晏志勇坦言:“走出去要谨记一个原则,切不可在发展中的国家,特别是经济落后的国家,去跟人家讲我们来支援你们的。我们是来分享过去的成功经验,分享我们的能力,和你们一起来解决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挺直腰讲,愿意跟你们分享失败的教训,分享失败的教训比分享经验更有作用。我敢跟人家分享教训,更证明中国的实力和自信。”

无论是从国家战略层面还是企业可持续发展角度讲,国际化都是绕不开的路。“全球视野、国际标准,这是我们很明显的短板。”晏志勇向记者直言不讳,“包括技术、商务、金融、管理等等方面,他们肯定比我们强很多。”

在问到中国电建近年来加大在金融和管理板块的布局,是否会让外界质疑其未来企业的发展方向,晏志勇明确表示,公司未来的工作是围绕公司“十三五”规划构建形成“12358”战略框架来开展,即“发挥一个优势、统筹两个市场、聚焦三大领域、实施五大战略、推进八大举措”。公司对金融板块的布局主要是出于这些板块能更好地为主业服务。

开放合作、互利共赢产生新动能

据悉,中国电建目前在104个国家或地区设立有261个机构,“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中的42个国家设有128个代表处或分支机构,在57个国家跟踪项目1469个、合同总金额为6358亿美元,执行着350个工程项目。可以说,中国电建的国际化正处于提速阶段。

作为较早布局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中国电建的企业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高度契合。公司在海外精耕细作30多年,早在2006年就确立了国际业务优先发展战略。在主营业务方面,中国电建在能源和基础设施方面的业务占总业务量的三分之二。同时,国际业务范围大都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覆盖区域与“一带一路”建设高度契合。

“我们深刻认识并推崇和遵循‘一带一路’建设是‘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因此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奉行‘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的新理念和新方式,而不是自持优势追求赢家独赢。”晏志勇坦言。他透露,在巴基斯坦投资建设卡西姆电站之初,中国电建即主动向巴基斯坦政府提出要为该国培训一支适应先进电站运行维护的技术和管理队伍,征得同意后即在应聘的16000名该国高校毕业生中招收了100人,送到中国接受培训,实现了电站投运之时就有巴籍技术人员在关键岗位操作,受到了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扬。

与此同时,中国电建在“一带一路”沿线的38个国家设有75个代表处或分支机构,正在执行着321个工程项目。中国电建集团以电力建设(规划、设计、施工等)位居全球行业第一的能力和业绩,在这个舞台上倾情奉献,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新动能。

对此,晏志勇认为,中国以实施“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开展跨国互联互通,提高贸易和投资合作水平,推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本质上是通过提高有效供给来更好满足已有的需求并催生新的需求,由此形成新动能,推动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并推动经济全球化更好发展。这是新时代的中国为推动全球化经济更好发展,奉献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的“中国方案”。

不过,晏志勇最后也坦言,“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国家目前经济发展落后,使得先期建设的项目单从本项目分析,投资的总体收益较差,并且在项目投运后的一定时期内是亏损,因而使投资者望而却步。而评级机构和金融机构也会给这类项目和投资这类项目的企业很低的评级,进而使得其融资成本增加。为此,晏志勇建议,有关国家政府研究建立这类项目投资者能合理分享因这类项目建设带动的其他经济发展的效益的机制,以增强投资者的愿望和信心。而评级机构和金融机构也应考虑这些带动作用,给其更为合适的评级,来推动这类项目建设。
4o665红灯笼论坛